Bonvoyage&泪多多小姐(1)

对于泪多多小姐来说,过年的意义已经与暑假国庆等一般假期无二。已经过了看着烟花就手舞足蹈的年纪,只能是趴在窗台上眼里映着烟花炸开心里默默上演走心的感情戏。也已经过了哆哆嗦嗦一边怕被炸掉手一边还是跑出去捏着根香放二踢脚的时候,觉得外面太冷头发会乱;烟味太浓头发会臭,于是只是趴在窗台上看爸爸放。或多或少的泪多多小姐觉得故乡的意义对于久在异乡的游子们来说,往往早已从对一方水土的眷恋凝化成与一群人的温情。 泪多多小姐对家乡的期待,除了爷爷奶奶,就是她的两个发小,一男一女,都比她大一岁,虽说没有穿着开裆裤就认识了那么夸张,但也是家属院当年年轻一代中领军式的人物,成群结队,呼风唤雨,三手遮天……爬过墙头摔过跤,打过掩护扯过谎。 在泪多多小姐金鱼似的短途记忆中很宝贵的存留了他们三个第一次玩耍,开启了之后友谊金灿灿大门的重要场景。当然这可能只是她认为的“第一次”。 夏日黄昏,楼道清凉,余晖虽为余晖却依然威力十足。三个汗津津的小脑袋钻在清凉的楼道里避暑,地下室的潮味儿仿佛初见不相熟时尴尬的味道,然而小孩子间火辣辣的热情就像火辣辣的夏天,地下室的潮味儿又好像变成了一同经历过的秘密苦难,泪多多小姐传授给我,建立友谊除了要互相看着顺眼以外,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拥有一个共同的敌人,或者一个共同的苦难经历,在拥有这共同的一切时,可以保证情比金坚,义比海深…… 当泪多多小姐目睹了众多当代幼龄儿童的说话做事之后,曾在心里默默庆幸自己和两个发小生长在童年无法过多受到网络浸染的年代。泪多多小姐曾多次在逛超市、逛商店、逛大街、逛新闻联播的途中听到小学生的各种话语,活脱脱的一个小大人,令泪多多小姐觉得作为一个正当年的活力一代觉得颜面尽失、自愧不如。现在的小孩子从网络上懂得了太多,其实往往愈简单愈真实。 总之,还作为祖国的花朵的三个人还生活在不知道什么叫“撕逼”和“扯吊”的年代,相亲相爱的成为了亲密的小伙伴。 放假的时候三个人几乎可以天天腻在一起,那时候没有去过大地方,那一个小小的城市对于小小的他们来说最远的地方就是天涯海角。放假轮流聚集在其中一人的家里,泪多多小姐的家因为家中还有姥姥姥爷无法太过放肆,是三个小伙伴最少选择的地方。 男性小伙伴被叫做奶块儿,家里置有炫酷的跑步机,三个人一进家就把家里所有能铺在地上的垫子铺好,餐桌拉展,滑板就位,开始“碰到地板就死”的大型真人跑酷游戏。跑累了坐在沙发上看犬夜叉,其它两位看的津津有味,泪多多小姐在一旁自带的凄苦寒风中背《论语》,虽然回家妈妈会检查,但眼睛和耳朵还是不听使唤的向电视机飞过去。女性小伙伴被叫做马克思,拿给她检查的时候,小小伟人眼睛盯着屏幕,泪多多小姐背到“弟子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对吗?”马小姐盯着屏幕眼风微微向下一扫,连连点头:“对对对。”声音几不可闻,让泪多多小姐非常怀疑这不过是敷衍。泪多多小姐在强烈的质疑中哀叹一声扔了书加入了专心致志看犬夜叉的队伍之中,犬夜叉和妖怪们激战正酣,中午阳光正暖,又酣又暖的让人可以暂时忘却“没有背熟会怎样”这种烦恼。 马克思家有无尽的漫画书,以及被上班的爸爸拆掉电视线,又被自学成才无限聪慧的马小姐自己动手安回去的电视机。每次进马小姐的家都是一次与爸爸的斗智斗勇,泪多多小姐和奶块儿要先在门外从猫眼的小铁门缝里取到钥匙,打开被从外面反锁了的门,然后进家鼓捣被拔了线的电视以及被设置了密码的电脑。马小姐好像流着特务的血液,电视的每一根线都被拔过一次,电脑的密码换了又换,马小姐在短暂的慌乱之后依然能优雅的坐在电脑或电视屏幕前傻乐。泪多多小姐不曾一次对她神乎其神的技术表示佩服。两个人需要在爸爸妈妈回来之前撤出马小姐的家,一切东西被归位复原,门从外面反锁上以后,钥匙依旧通过镂空小铁窗的缝隙回到马小姐的手上,于是又是功德圆满的一天。 这几年快乐的时光在泪多多小姐的记忆里模糊又清晰,被墨水涂过的石头、游戏王的假卡、用木棍儿和手链粗糙仿制的赵灵儿的天蛇杖、一起走过的仙剑奇侠传一的迷宫、在午夜垃圾箱旁过家家的芭比娃娃、一起绕着家属楼一圈又一圈时交换过的秘密、滑旱冰时摔了一个马趴时引来的哈哈大笑,喂鸭子吃了花瓣儿以后它在瓷砖地板上拉的五彩便便,这些有印象的画面清晰如同昨日旧事,有一些却模糊的尸骨无存,杳无音讯。

评论
热度 ( 3 )

© 蒙塔朗贝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