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voyage&泪多多小姐(2)

到了初中,泪多多小姐来了北京。那时候的孩子还没有手机,家乡的小城修了又修,电话号码换了又换,这一次离别像是没有说再见的分别,前路迷茫,聚散凭缘。放了假好几次站在马小姐和奶块儿家楼底下,小时候明明可以那么任性无所顾忌按上去的门铃,却因为时间的距离生出一种胆怯。那时候,泪多多小姐告诉我,她的脑海里,只有那一句话:近乡,情更怯。我数不清多少次看着泪多多小姐在曾经隐瞒了他们少年三人脚印的路上频频回首,期待着或许一回头,就看到马小姐或是奶块儿从楼道里走出来。于是,会有一场宿命般的重逢。 泪多多小姐今年过年回家时,车就停在马小姐卧室窗户的对面。马小姐一家早已搬走,那黑魆魆的窗户在亮起彩灯的千百扇窗户里,好像有着无法遮挡的光辉。泪多多小姐仿佛看到童年的自己,躲过在厨房里洗碗的妈妈的视线,踩着下水管道上的铁丝,攀到马小姐卧室的窗户外,厚厚的窗帘挡不住后面台灯发出来的暖黄光线,她敲敲窗户,马小姐拉开窗帘,点点头,指指门的方向,泪多多小姐就去放心大胆的按门铃;摇摇头,泪多多小姐就爬下去,等一会儿,或者扫兴回家。虽然黑着灯,橱柜还是原来的样子,从外面看起来,仿佛时光停驻的样子。 初中整整三年,泪多多小姐和他的两个小伙伴,心怀想念,各自长大。泪多多小姐会收到马小姐寄来的信,她说很想等她回来一起去逛一家漂亮的饰品店;后来QQ邮箱会收到马小姐寄来的各种贺卡和广播剧;再后来,马小姐也只是成为了好友列表里的一员。和奶块儿同学恢复联系,是在泪多多小姐高二的时候,没想到认识的哥哥居然还是奶块儿的同学,虽然关系一般可是还存着联系方式。于是阔别了四年的泪多多小姐终于联系上了自己的师傅,那个在她走仙一迷宫走进死胡同时就拿圣诞节的小橡胶锤敲她脑袋、帮她走过仙三迷宫的人。那一刻泪多多小姐真的觉得缘分是一件奇妙的事情,他们坐在无人、只有窗外街灯亮光的德克士二楼,师傅对她说:“你变了很多。”泪多多小姐很自觉地把这句话的语气变换为夸奖和感叹之后收入自己的耳朵,听着奶块儿同学已经变了声的声音,感激上天待他不薄。 高中的时光依然寂静,但好歹,每次放假回家的时候,他们三个人的微信群都会热闹上一会儿。 这次回去过年,马小姐已经临近毕业,好像话越来越少,越来越难约,泪多多小姐猜不透童年的记忆对她来说是怎样的地位。或许不过是一起看一场电影的时间。可是她和我说,转念再一想,又或许不过是她太认真,太念旧。 看完了电影,马小姐去赴高中同学的聚会,泪多多小姐和她的师傅奶块儿同学去吃饭。时光从不会停驻,留下的痕迹也从不容忽视。泪多多小姐承认她感受到了时光和空间横亘于他们生活之间的沟壑,然而一餐一饭那短短的时光,也让泪多多小姐觉得,至少,他们还没有分道扬镳。除了那些太多懒得赘述和太琐碎忘了去说的事情,偶尔找不到话题的泪多多小姐和奶块儿同学会有短暂的沉默,可就是有人你不和他说话也不会觉得尴尬,反而是两个人很舒服、距离刚好、不远不近的感觉,这感觉再次令泪多多小姐庆幸——还好,至少他们没有分道扬镳。 虽然重聚的短暂时光里马小姐没有谈到自己过多的现状,但还是说打算去上海工作,师傅说毕了业以后想来北京,泪多多小姐看见他们三个人的面前是各自的道路,有的人已经渐行渐远,有的人,在约好的路口还能再见。 但是不管他们各自的路是什么,通往哪个地方。 “一路顺风。我的朋友。”我听见泪多多小姐这样说。 不管路途崎岖平坦,不论日奔夜行,不论寒冬酷暑,bon voyage。 祝你们旅途愉快,一路顺风。

评论
热度 ( 2 )

© 蒙塔朗贝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