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大哥2

几乎是一夜未眠,第二天两个人早早的就起来,脸色都不太好,明楼弄了几个三明治,阿诚帮着把盘子端到了餐桌上。明楼看着阿诚转身走向客厅的背影,窗外天光微熹,四下寂静无声,只有火炉和阿诚的温度,好像回到了巴黎。
两个人走的时候,看见明台睡在沙发上,蜷在毯子里,是一副被宠坏了的小孩子样儿。这被宠坏了的小孩儿昨天伤透了心,剑拔弩张地拿枪指着大哥的时候,阿诚觉得自己是一只竖起了刺的刺猬。大哥觉得他温顺,像只柔情默默的小鹿,他却知道自己柔顺的决绝,谁敢毁了自己天天仰望的背影,他便拉了凶手满门去给他陪葬。
明长官和明秘书长的一天一如既往,和笑嗔痴戒都演给别人看的百老汇演员没什么两样,阿诚坐在外面听着明长官在里面阴阳怪气地敲打梁仲春‘我一定奉陪到底’的鬼话,在心里默默给明长官颁了一座影帝的大奖。
到了午饭的时候,明楼出来打算和阿诚下去吃饭。饭点他是从来不误的,阿诚因为小时候的事情胃不好,明楼从不会叫任何事情影响他们吃饭。
“师哥!”刚走出办公厅大楼,汪曼春却正好迎面走来,她专门换了身衣服,紫红色的呢子大衣,衬得脸庞愈加明媚起来。
她上前挽住明楼的胳膊:“出去吃饭?”
明楼从善如流地勾起臂弯,一双眼睛对她笑得温柔缱绻:“是,昨天回去没心情吃饭,今天中午出去吃点,有人想整垮我,我偏不如她们的愿。”
阿诚被这你侬我侬的爱情戏码闪瞎了眼,往后退了几步,退出了一个秘书长和管家应该有的安全距离。
没心情吃饭?哼,要不是明台煮的清水面太难吃,明长官的胃口可好得很。保持了正常距离的秘书长在后面暗暗腹诽。
“你知道有人打你主意还敢大张旗鼓的出去吃饭!你看,”汪曼春提起手里的保温桶“我给你做了饭,咱们不出去了,就在你办公室吃,好吗?”
明楼笑道:“我们汪处长今天难得洗手做羹汤,当然不出去吃了。”转身要往回走,看了一眼阿诚:“你自己去吧,早点回来。别耽误工作。”
“是,先生。”阿诚应了。这在外人看来状似浑不在意的短短一瞥,阿诚却知道,大哥是担心自己。
他们两个人之间的默契,早已经不是别人能看破的了。

评论 ( 2 )
热度 ( 79 )

© 蒙塔朗贝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