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大哥7

明楼做好饭端出来的时候,阿诚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的确有点低烧,再加上昨天夜里做梦没睡好,现在睡得很快。
明楼是真的不忍心叫醒他,他知道即使明天是休息日,可是桂姨一回来,松下来的弦又要绷起来,阿诚心里从没有真正放下的包袱更会让他身心俱疲。
明楼有时候觉得自己很自私,他知道自己拉着阿诚走进了一个什么样的深渊,可是他一次又一次软弱地原谅自己的自私——他不是圣贤,他不认为自己可以一个人从头走到尾。
所幸,天公尚垂怜于我。
他感恩上苍,惜取眼前。
“阿诚?醒醒,吃了饭,去床上好好睡。”
阿诚迷迷糊糊睁开眼,虽然只睡了一会儿,可加上开始发烧,身上一下一下的发寒。明楼看他脸色已经不太好,上手摸了一把,感觉不出来,于是把嘴贴到了阿诚额头上去。
这是大姐教他的,嘴唇的感觉比手要敏锐,低烧用手试不出发热的时候,就用嘴。
阿诚刚来明家的时候没少发烧,明楼对这个方法已经不能更熟悉。
阿诚一下子完全清醒了。他当然知道这举动在他俩之间已经不算奇怪,可是二十五岁的阿诚,还是第一次重温大哥嘴唇的触感。
明楼没等他说话,拉起他的手往饭桌走,听不出什么尴尬,他干的可是一件天经地义丝毫没有愧对良心的事情,天下一等一的清白:“愣着干嘛。快吃了去床上好好睡!”
那可是大哥的……
魂不守舍的阿诚在没有知觉的状态下吃了一口菜,神志复又清醒。然而还不算太清醒,不然他绝不会开口——
“唔……”
明楼知道他想说什么,也不知道是不是心虚,连余光都没有看过来:“闭嘴,咸了就多吃点米。”
敢说咸?看你发烧就不和你计较。
阿诚乖乖闭了嘴,顶着被那一个唇烫得发红的脑门,多年以前在课堂上学的词全都找到了代表人:强权!霸权!
幸亏还是没有烧糊涂,腹诽罢了。
不一会儿——
“唔……”筷子又停了。
很没面子的明大长官斜了阿诚一眼,给他盛了碗汤放在面前:“又怎么了?”
“菜糊了。”
大姐在的时候,吃饭不让从碗里往外挑东西。明家的孩子从来不允许挑食,爱吃的不爱吃的,只要在碗里就都得吃了。
“那就挑出来。”

说完没等阿诚自己动手,明楼去把阿诚碗里那一片菜叶挑了出来。
于是阿诚又乖乖闭了嘴。
有时候他觉得自己比明台还受宠。
阿诚很高兴。
生着病胃口不好,明楼知道,再说他这饭做的也确实不怎么样,大哥心虚,也就没劝阿诚再吃。
把阿诚送回房间,帮他换了睡衣大致擦洗了一下,又把药喂了,明楼就安顿阿诚睡了。
盖被子的时候,阿诚呼出来的气都烫手。烫得明某人心肝又是一颤,想起来刚刚同样被烫着的自己的唇。
烫的厉害。
看来不只是低烧。
可是小时候高烧的时候也没感觉这么烫过。
奇怪。
怕阿诚一个人半夜起来,明楼洗完碗冲了澡打算睡觉的时候,决定去阿诚房里睡。
自阿诚成年以后,他就没再怎么进过阿城的房间,每个人有自己的私人空间,这也是明家人的教养。
谈公事他们多在书房,闲谈就在客厅。
刚进阿诚房间的时候明楼还有点不适应,他太没有安全感,他不喜欢完全被其他人的气息包围的感觉。
这是一个战士的敏感。
可是很快就适应了。就是阿诚的味道。
青草的清香混着柑橘的爽甜,像他的人。
房间很整洁,和他的房间不同的是,阿诚房间的墙上挂了许多画。
他是个有艺术气质的孩子。他修长的手指如果可以不用来扣动扳机的话,本应该用来执画笔,奏音乐的。
总有一天。
阿诚,总有一天,大哥许你一个安稳的未来。

——————————
p.s.说起来,用嘴是温度是我奶奶教我的 我也真是。。。活学活用
而且 我看了一下 就这一天的事情 我写了6751个字。。。然而剧情并没有什么推动
我也真是服了我自己了233333
对我就是内心戏小公举 你们爱我吗
2333333333
p.p.s.觉得楼诚之间把爱挑明纯纯上肉有点折辱他们之间那种欲语还休心领神会的默契和情分 可是说什么都没有只是兄弟又未及情深 所以 言尽于此 通篇无肉(二十年的单身狗也写不出肉)几分暧昧 自行揣摩~~

评论 ( 9 )
热度 ( 106 )

© 蒙塔朗贝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