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大哥 9

那是充满了疑惑和失望的一眼。巧舌如簧如明楼,竟然一个瞬间大脑一片空白。
阿诚回身上楼的脚步很轻,擂在明楼耳中心上却像响雷。
稍有疏忽就会万劫不复的滚滚天雷。
他小心翼翼修了这么久的感情,他太怕毁于一旦。
他不怕阿诚生气,从小到大他已经把阿诚拿在了手心,不过一两句话就能让阿诚高兴起来。
他怕阿诚失望。
他怕阿诚灰心。
他怕阿诚从此将心再次束之高阁。
他怕他离他远去。
明楼开始止不住地推演,如果阿诚那天是真的生气了,会怎么样呢。
明长官从不用自己的聪明脑袋想私事,可是今天,他越想越惊越想越燥,明明是寒冬腊月的上海,明楼的心里却像燃起了一场冲天的大火。
一路思绪纷繁,很快就到了家。
明楼有点像着了魔,他太怕一回家看到的是一个空无一人的屋子。
不,他怕回到家,看到的是一个没有阿诚的屋子。
明楼停好车,三步并了两步开门,迎面是明台无法无天的笑容:“哥!你们回来啦!”
明楼一下停了下来,就站在门口,似乎不敢再向前一步,抬头向二楼看去——
阿诚。
他穿着雪白的衬衫黑缎的背心灰色的裤子,他头发一丝不乱,浓眉微微上挑,他眼睫带笑目光澄明,他鼻梁挺拔嘴角带笑,他发现自己进来的很急近乎冒失,他用口型揶揄自己——
发——型——乱——啦。
他好好地站在家里等着。
他还在我身边。
明楼周身的火海一下子无影无踪。
他就那样仰着脸冲阿诚笑了。
除去了一切伪装。不是明长官的、不是明家大少爷的,而只是一个干干净净的明楼的笑。
阿诚有点愣神,明楼却随即低下头,又是那样内敛沉稳的笑容了,对着呆住的明台,说:“站着干嘛?快去迎大姐啊。”
明台应了一声赶紧迎了出去。
阿诚啊,你乃我心魔,亦是我解药。
明台兴高采烈地拉着大姐进来,叽叽喳喳的,浑然不觉自己即将又被大哥坑一把。
明楼回身说:“大姐,你先和明台聊,我去把行李放了。”
上了楼,阿诚迎了上来,接过他手里的箱子,圆滚滚的眼睛里写满了担忧:“大哥,你是不是感冒啦?怎么刚刚声音那么哑。”
明楼看着他,说:“没事。”
我没什么事,不过心病一场。唯你能医。

只要你在,我便永世无虞。

————————————
p.s.老干部这乱糟糟的心绪……写的我也乱糟糟……泪目 so sad 他爱得好深 这一更真的。。。。爱到深处便无言。。。555555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p.p.s.感觉这篇文我写的真的很快 不是指剧情而是指码字的速度 不是因为不走心 而是有时候他们好像就在我眼前 就像三叔说的铁三角 他们该干什么干什么 而我不过是一个记录者 我……#(泪)55555我真的好心疼大哥 他真的爱的好深…………

评论 ( 9 )
热度 ( 72 )

© 蒙塔朗贝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