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大哥 10

明镜一回房间,就发现了放在自己桌子上的报纸和港大的退学通知书,一番教训之后,正神清气爽的明家大哥,管教了一下这个不听话不成材的弟弟。
大哥今天打起我来似乎格外有兴致。明台泪崩。
大哥看上去很高兴。阿诚憋笑。
可是他刚刚进门的时候不对劲。像是疯了魔。
阿诚有时候敏感得像开了挂,明楼可能都不一定能估计出阿诚对于他的敏锐究竟精准到了一种什么地步。
可是大哥好像一看到我就恢复正常了。
他于是走过去握住明楼执板的手,说:“大哥,别打了。明台知道错了。”他从背后靠近,右手握住明楼的右手,左手拦住明楼的左臂。他清冽的气息从明楼背后侵袭而来,他贴得很近,近的再稍稍收紧一点手臂,就是一个环抱的样子。
“到吃药的时间了。”阿诚在他耳边说。听得明楼一怔。
他除了头疼的时候吃阿司匹林,其他的时候是不吃药的。
阿诚竟是这样懂他。
明楼挂念着他的伤,没再动作。
就这样紧紧贴着阿诚站了一会儿,明台眼里不过电光火石的须臾瞬间,对明楼来说已经近乎永恒。
看桂姨出来到客厅,才说:“这次饶了你,下次再敢不听话瞎鬼混,我打断你的腿!”说完把板子交给阿诚,自己回书房去了,进屋前头也没回:“阿诚,一会儿来书房找我。”
他心里甜的像喝了蜜,笑是收不住了,不能让桂姨看见,只能给阿诚留一个后背。
可他不怕阿诚不懂——阿诚是他肚子里千依百顺的一条小虫。
他仗着阿诚懂他,日子轻松了太多。
从此以后无论鸠酒甜水,我都甘之如饴。
明台爬起来捂着屁股对阿诚眨巴了一下眼睛:“阿诚哥,谢啦!”
阿诚点了点他,笑着没有说话。
阿诚进明楼的书房的时候,明楼正给梁仲春打电话,对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关门。
阿诚撇了撇嘴:这猴孩子演起戏来没完了。
于是也迅速进入角色,走到书桌前垂首静听。
桂姨借着送茶的借口进了书房,眼神活泛的不像一个村妇。明楼装作把阿诚轰走的样子,劝桂姨多管教管教阿诚。还打算把线埋得再深一点,却不料来了一个电话。
明楼示意桂姨离开后,接起电话。是方步亭。
————————
p.s.嗷 大方上线指日可待

评论 ( 3 )
热度 ( 66 )

© 蒙塔朗贝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