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大哥 11

方家原本住在上海,方步亭和汪芙蕖是从小到大的同学,可日本人轰炸上海的时候,方步亭为押运中央银行金库财产而离开上海,与妻儿失散,一场混乱劫难之后,才发现妻子幼女死于炮火,幼子失踪,能找回来的,只有一个长子孟敖。上海从此成了方家的禁地。方步亭在重庆仍事旧业,心气却大不比以前。明楼师从汪芙蕖之后,汪芙蕖曾带着他四处参加经济会议,在重庆的时候也曾和方步亭也见过几次。
“贤侄近来可好?”方步亭一开口是出奇的亲切,明楼在电话这边却微微皱了皱眉。他自小重情,家国天下,哪一个都在他心里是沉甸甸的分量。汪芙蕖当年向他讲方步亭为转移财产弃家人于不顾的时候,明楼对他的印象就很是不好。
阿诚瞅着空隙又偷偷折了回来,进书房的时候刚好见明楼心事重重的挂了电话。
“大哥,又怎么了?”阿诚见不得明楼愁容上脸,问道。
“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方步亭,还有他儿子,方孟敖吗?”明楼坐到沙发上,揉了揉眉心。

明楼在巴黎的时候和阿诚提过方家人,不过是气愤方步亭所作所为非男子汉大丈夫,又感叹听说为了这件事十五年没有回家开口叫过一声爸的方孟敖是个真男人。当然明楼要是早知道他亲口给阿诚树立的榜样要带着他给的偶像光环回来和他抢弟弟,明长官宁愿拿浆糊糊了自己的嘴也不会在阿诚面前夸他半句好。
阿诚当时听的时候,就对方孟敖很有印象。听说这个当年不过九岁的孩子硬是不取方家一丝一厘,就那样赤手空拳头也不回的出了方家,他睡过桥洞要过饭,给人擦过皮鞋倒过夜壶。原本娇生惯养的大少爷硬是磨出了一根铁打的脊梁。社会上的人情冷暖没能吓破他的胆歪曲他的人格,反倒养出了一个宁折不弯的汉子。上天也爱惜这样的人,方孟敖加入国民党,成了翱翔九天的鹰,加入飞虎队后,他得到陈纳德将军赏识,教授飞行技术,曾经多次和日军飞机作战,有一日内打下三架敌机的英雄壮举,并且多次飞越驼峰航线,成为空军中的王牌飞行员。
“什么?方孟敖要来上海?!”阿诚简直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又想叫,可还是只能压低了嗓子问。大眼睛瞪的晶亮,长长的睫毛把阳光切得细细碎碎。
他从听了方孟敖的故事开始就崇拜着这个男人,不仅是男人对于经过炮火洗礼的强者的崇拜,除了明楼外,方孟敖的故事简直成为了阿诚面对桂姨时候的又一个重要支柱——没有父母教导、养育、疼爱,一个男人也照样能顶天立地,成人成才。
“还要我们去保护他?”乱了套了。阿诚想。他又想哭又想笑。
明楼点点头,方步亭刚刚打电话跟他打的花腔他可以装作听不懂,可是紧接着方步亭的电话,重庆方面下来的命令他不能装作听不懂。
方孟敖这样的人是日本人的眼中钉肉中刺,恨不能除之后快的栋梁之才。他不好好在前线,跑到上海来干什么?
明楼看出他的疑惑,说:“刚刚方步亭隐隐约约和我透了点底儿,好像是找到失踪的方家小少爷了。”
“重庆方面就这样放任他跑来了?”阿诚突然觉得明楼这个正经的大少爷还没一个过了十五年苦日子的伪大少爷更像一个二世祖。这种“誰能管得住我,军令算个鸟”的霸气。唔……大哥就没有,他天天说他在这个家里说了算,其实他只在他阿诚面前说了算。那也不过是自己愿意卖他面子……
回过神来阿诚看见明楼在看他,马上停了腹诽,说:“啧。还是我们家大少爷懂事,不任性,不胡闹,识大体,有气度。”
明楼当然知道刚刚他不是这么想的,看这小子溜须拍马的谄媚样儿他就知道。可是还是忍不住笑:我们家阿诚就是这样好。
怎么看都好。怎么样都好。
于是明楼换了个舒服的坐姿,很受用的把这句违心的夸奖收到耳朵里,道:“管不了。他执行完任务,下了飞机连营房都没回拔腿就走,上头知道的时候人早就没影了。还能怎么办?难不成还能追上毙了他。”
明楼沉思片刻接着说:“说是明天下午到。你替我去接他吧。他一直在驼峰这条航线上飞,上海能认出他的人不多,这次走得匆忙,知道消息的人也少,走漏风声的可能性不大,对外你就说是替我去接一位以前在巴黎读书的时候交好的同学,直接把他接回家来,越少人知道越好。”
“好。”阿诚收敛了笑容,恢复到那个沉稳干练的青年。

——————————
p.s.碰到剧情重点内心戏小公举就蒙圈了。。。。
过了这个坎儿,愿我还是辣个安静有逼格的内心戏小公举。
p.p.s.大方上线倒数❤

评论 ( 3 )
热度 ( 84 )

© 蒙塔朗贝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