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大哥 15

阿诚觉得气氛一下子有点尴尬,发动了车子往回开,便开口:“哥。”他现在开口叫“哥”已经顺溜点儿了,想着先给方孟敖介绍一下明楼,可是从后视镜和余光里看到坐在车里的另外俩人听到他这一声哥都坐直了身子,忽然有点头疼。
明楼借着机会笑了一声:“方大队长不愧是军队里出来的,作风和我们的确不一样。只是我们政府机关,讲究这些,不能太随意。”
阿诚太明白明楼,他知道这些话里的意思是说方孟敖不够讲究,是个武夫粗人。
两个人甫一见面就火花四溅,方孟敖明刀明枪,明楼却是绵里藏针。
方孟敖性子直,可是却不傻,话外之音有几分他听得明白,哼了一声:“我们在前线卖命,明长官在后方附庸风雅……”
话还没说完,被阿诚打断了:“明长官不在后方,他也在对敌的第一战线上,也冒着生命危险。军人靠打仗救国,不是军人的各有各的救国方法。方先生这句话可有点寒了党国同仁一致抗日的心。”他的声音已经能听出来很是不高兴。这五年来,他跟着明楼眼见着他一次次和敌人斗智斗勇,一次次性命攸关。别人不知道,咒骂明楼、唾弃明楼,他没办法解释,他替大哥不忿,却也只能把牙咬碎了往肚里咽。可是方孟敖是知道他们身份的,既然知道,阿诚就不许他再给明楼头上泼脏水。
方孟敖听出阿诚的火气,心里想着:好小子。一点儿没变。小时候方步亭丢了一块怀表,正巧前几天孟敖拿着它去学校给同学们显摆过,大家都以为是他弄丢了。一家子都数落他不小心的时候,孟韦还那么小,话还不能说利落,站出来磕磕巴巴奶声奶气地说:“不是哥弄丢的!”小孩子说话还没火气,可是梗着脖子,谁要是再能说他哥哥一句不是,他就能扑上去要人家一口的样儿,和现在的情形分毫不差。
弟弟长大了……
可是不再是我一个人的弟弟。方孟敖有些心酸,又怕孟韦讨厌他,悻悻的闭了嘴,看向窗外。
明楼终于默不作声的笑了。心里也想:好小子。这么些年没白疼。没有见了偶像忘了大哥。这一局扳的漂亮。
可是同时心里也嘀咕:素未谋面的方大队长,怎么一下车就能跟自己这么针锋相对的抗上?明楼一世聪明,却解不了这个谜。
方大队长在自己弟弟那里吃了瘪,忧伤惆怅了一下,又重振旗鼓,扭头问阿诚:“对了。刚刚问你喜不喜欢苹果派?还没回答我。”
阿诚心情也平复下来,点点头:“小时候喜欢,可是大哥不喜欢甜,我现在就也不怎么吃了。”
又是明楼!方孟敖恨不能从把明楼从车里扔出去:“怎么这么霸道,还管人家吃甜吃酸。”
明楼手里正拎着一盒底下人出差回来送的酥点心,桂花馅儿的,想着大姐和阿诚爱吃,正宝贝的捧在手里。店是百年的老店了,所以延续的还是最简单的包装。拿油纸裹了,也没个盒子袋子装着。
听了这句话,明楼有点忍不住,手下的劲儿微微大了点儿,一个点心就悄无声息地碎成了渣。
他笑着道:“苹果派太甜,阿诚小时候吃东西没节制,怕他吃坏了牙。”
方孟敖撇了撇嘴:“怕吃坏了牙就经由着勤刷牙,不让吃了算怎么回事儿。”
明楼感觉又看见了一个大姐,明台怎么撒泼打滚无理取闹都由着他的大姐,隐隐感觉出来有点儿不对:这方大队长,好像邪火儿都是冲着他来的。而且,起因都是因为阿诚。明楼又细细想了一下,他是怎么知道阿诚爱吃苹果派的?
明楼这么多年做敌特工作的经验告诉他,好像要出事儿了。
眼看着就要到家,前面路边有个卖烟的还没回家,在灯底下站着。方孟敖眼尖,说:“靠边儿停一下,我走得急,没带烟,和我下去买一盒儿。”
阿诚闻言把车停稳当了,方孟敖正开门,听后座明楼说:“阿诚不是仆人,现在也人人平等了,不讲究什么仆人。卖烟的就在前头,也不需要阿诚领路。自己就能去买,何必还让人跟着。”
好,反将一军。方孟敖手一紧,自己拉门下了车。
咱们回头再战。
方孟敖一下车,刚刚让俩人唇枪舌剑弄得有点一头雾水的阿诚抓紧时间开了口:“大哥,你以前跟方大队长有过节?”
明楼长叹一口气,揉了揉眉心:“没有。从没见过。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他对你也这样?”
阿诚蹙着剑眉,很是疑惑:“没有啊,下午见我的时候挺高兴。哦对了,我觉得他人也挺好的,亲切,也没啥架子。不知道怎么一到晚上就成这样了。”
……明楼又不小心默默捏碎了一个点心。
他的太阳穴已经开始跳了,突突的跳。直觉告诉他,他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那就是让方孟敖住进明公馆。
没说几句话方孟敖就带着一身寒意上了车,扭头问阿诚:“介意我抽烟吗?”
阿诚说:“马上就到家了。我无所谓,只是大哥不抽烟,家里大姐也不喜欢抽烟的,还有个小的怕他学坏。一会儿下了车在外面,我等着哥抽完再进去。”
这一句亲疏立现。阿诚从小到大被明镜和明楼管着,烟碰都没碰过,怎么可能无所谓。只是想着方孟敖是客,把人家一个人晾在外面不礼貌。明楼不陪他,他就替明楼陪,总之不能叫明楼受了委屈。
方孟敖不知道他心里还想了这么多,可这个结果让他很高兴。
明长官可就不是了。坐在后面听这个叫自己大哥加了十年的小孩儿居然敢当着他的面开口叫别人哥,可偏偏还是第一次觉得这小子叫哥的时候很是招人。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汗毛也都立了起来,一个不留神,又一个点心阵亡。
下了车,方孟敖点起一支烟。他点烟的时候姿势很潇洒。行云流水,很有一番味道。他叼着烟冲明楼挑了挑眉,大眼睛里闪着勃勃的火光:“明长官不习惯烟味儿就先进去吧。”
明楼微微一笑,没回答他,只是说:“方大队长烟瘾挺大。”
方孟敖眼睛垂了一下,竟让人莫名的有点儿委屈的感觉:“这么多年没人在身边,烟是个伴儿。”
明楼借着公馆外的灯终于看清了这个方孟敖的模样。很英俊,器宇轩昂,挑着眉头有一股混不吝的霸气。正巧阿诚关好门走到他身边,站在方孟敖旁边。大眼睛里,映出方孟敖烟头的勃勃火光。
嘣。
他脑袋里的弦断了。
他觉得他或许知道方孟敖为什么对他的火气这么大了。
他是来跟他,要人的。
——————————
哎呀 你们这些熊孩子 我来总结一下你们的回复
大方没来的时候 你们要大方出来虐老干部
大方来了之后 你们要大方秒杀老干部
老干部被阿诚腹诽 你们说他在家里说了不算
老干部被大方后脑壳对着 你们哈哈哈哈觉得老干部被将军好开森
老干部生气心塞捏碎了三个点心 你们要他去小祠堂
老干部简直要泪目啦!
老干部要怀疑自己的人品啦!
老干部还怎么混啊!
好吧可是我不会说我也同意你们的这些。。。#(滑稽)

评论 ( 35 )
热度 ( 148 )

© 蒙塔朗贝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