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大哥 17

阿诚第二天早上,照常六点起的床,六点半梳洗整齐,下楼去书房给明楼准备上班要带的文件。
可是一进书房,却看到明楼在写字桌后面坐着,揉着太阳穴,仿佛疲惫极了。阿诚心中一抖,忙走过去问:“大哥,怎么这么早来书房坐着?又头疼了?”边说着边回身给他拿药,这才看到插着兜站在窗边的方孟敖。
他一进来方孟敖就在看他,可是阿诚的注意力却一心在明楼身上。此时四目相对,阿诚向他点了点头表示招呼,却错过了方孟敖大眼睛底的那一丝的泪光。
明楼吃了药,抬起头来看阿诚。他眼底有红血丝,脸色也有些憔悴。明楼五点的时候就让方孟敖叫醒了,诚然他自己本身也并没有睡好。他在书房和方孟敖鏖战了一个半小时,清清楚楚的确定了方孟敖的来意,以及方孟敖的决心。经过一次又一次压抑的争吵和谈判,才终于谈出来一个令两个人都可以暂时满意的结果。
所以此时他看向阿诚的笑,疲倦而欣慰。如同黄昏倦鸟归巢,冬夜游子归乡。精疲力尽之后,依旧有一个安心而温暖的人在等着他,比如阿诚。
冬日昼短,此时清晨霞光初绽,阿诚身影在光亮中挺拔如树。
阿诚啊,快快长成可以与大哥比肩的树吧。明楼在阿诚小的时候,经常这样祈祷。
当阿诚卯足了劲儿终于和他比肩的时候,明楼又有点怕,他不怕这青年把他比得黯淡无光,他只怕他再给不了这个孩子庇护。
他怕阿诚一个人去面对惊涛骇浪,自己却只能在后面束手无策。
今天,明楼感觉到,自己还是那棵树,不过因为阿诚,愈发郁郁葱葱。
依旧葱郁到可以给这孩子提供一个足以安心的堡垒,为他遮风挡雨。
“没事儿,就是睡得不太好。今天我替你请个假,你去陪方大队长,在上海转转。”
听到这话方孟敖转过身来站正,一双眼睛定定的看着阿诚的背影。和他小时候记忆中方步亭的背影一模一样。他听到阿诚说:“你今天看上去很累,我不在的话,不能放心。我去司机处找小李,让他带着方大队长转一转。”
明楼站起身来,笑着说:“我记得你昨天和我说今天好像没什么重要事情。我只是没睡好,又不是有什么大事儿。你去吧,你去我放心。”
阿诚感觉到明楼和方孟敖俩人之间的火药味好像淡了不少,却还是不放心:“真的没事?那我先送你到办公厅,再回来接方大队长。”
方孟敖的脑子里也在回想那一个半小时里明楼对他说过的话,耳朵里又听着阿诚一口一个“方大队长”,觉得很不是滋味。
最后,吃完了早饭,还是阿诚带着方孟敖,先把明楼送到了办公厅,下了车千叮咛万嘱咐,最后才回到车里,带着方孟敖往‘南京路’开去。
阿诚刚坐回车上,听方孟敖开口说:“你和明长官感情真好。”
他今天在皮衣里面穿了一件绿色毛衣,整个人看上去暖融融的,开口却有一阵冷意。
阿诚笑了笑:“是。大哥十年来待我像亲弟弟一样好。我能有今天的出息,全是因为大哥大姐的照料。”

评论 ( 17 )
热度 ( 86 )

© 蒙塔朗贝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