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衍生】【蔺靖】赤血长殷 (1)

听 赤血长殷 的时候开的脑洞 感觉梅长苏未诉诸于口的苦楚和伟大太多 觉得景琰也是如此 能让他开口讲讲自己委屈和不为人知的荣耀的 估计只有祁王和小殊 可是剧里简直太耿直 没脸让他去和酥胸哭诉 又是那么倔的一个孩子 还能对谁说说自己的苦楚呢 所以 小哭包穿越 一圆武侠梦 二解心头结 和一个和林殊长的一样的孩子说了压在心底的那些话 时间线在大渝来犯的时候 无cp 硬说的话这中间的所有思绪都是因为酥胸而起 所以我只是纯粹心疼小哭包……以上

——————————————————
        萧景琰醒来的时候,眼前不是帅帐,是一张大脸。贴他很近,以至于面上汗毛纤毫毕现。他吓了一跳,抬手去推,未及,面孔的主人也吓了一跳,身形轻盈,慌忙退开。萧景琰的手就这样尴尬的悬在半空,他眼光移到一边,俩人默了半晌,萧景琰咳了一声,收回手撑着床坐起身来,眼风一瞟,见自己是在一个山洞里,整了整里衣,却发现自己除了一道剑伤由锁骨贯至腰腹,很深,其余地方却是完好无损的,这不是他的身体,强韧有余健壮不足。

 
 
 

         萧景琰皱了皱眉,更何况他明明记得自己伤口遍身,力竭坠马,怎么会……正待细想,跳到一边的林禹开了腔:“明大侠,你醒啦?” 还是个少年人的声音,清脆泠跃,还隐隐有点稚嫩。萧景琰乱的很,听他这胡乱问了一句,只当是少年认错了人,没抬头也没回答,敞开了里衣正检查自己的胸口剑伤,问:“是你救了我?战英呢?你可看见他了?” 

 
 
 

        听了这话少年做了个苦脸,他现在怕的双腿发软——明桓是闻名中原十国、声震外邦十八番的武林奇才,多少年轻游侠的偶像,富贵王侯的座上宾,可九天前差点被他一剑捅了个对穿。他听闻明桓素来闲散,脾气温和,可是却拿不准被一介籍籍无名的小辈偷袭重伤之后还是不是依旧的好脾气,他听明桓竟问是不是自己救了他,第一个反应是明桓这是要玩儿他了,纵然明桓此刻的口气很正经很严肃,可林禹的脑海里还是浮现出了明桓边擦剑边对他笑着要抹他脖子的画面,“扑通”跪在了地上,明明手都开始抖了,可眼珠转了转,哆哆嗦嗦问了句:“明大侠您不记得了?” 

 
 
 

        听了这句模棱两可的回答,萧景琰系好衣带,不耐烦的起身,利刃一样的眼光盯住少年,正要说什么,脚底下却一个踉跄——百炼钢化成了绕指柔。他闭上眼,又睁开,可眼前还是那张脸,苦到极致却强憋着一个难看又仿佛没当回事儿的笑,眼睛骨碌转着一看就想着鬼点子——恰如,不,和十三年前因为林殊淘气,林帅罚他跪于中堂,自己在一旁看着偷着乐的时候,林殊趁父亲不备扭头睨他一眼的面容,一模一样。若不是声音差别太大,光看这一张脸,甚至光看这一脸表情,便肖似故人来。 

 
 
 

        他双唇微启,两个字像是梦游一样从齿缝里飘出来:“小殊……” 

 
 
 

        林禹资质天赋不好,可胜在有一个武林盟主的爹,金汤玉药各家秘籍再加上他父亲日复一日的严厉督导,武功到底是勉强上了一流的水准,唯一先天禀赋的是绝好的耳力,他听得清楚这两个字,彻底傻了:娘哎,明大侠被我弄傻了,叫我‘小叔’!他慌忙摆摆手:“不不不明大侠,我我我……”我了半天也没想好怎么说,不敢认错也不敢答应,却看见明桓亮如星子黑白分明的眸越靠越近。林禹的脸越来越红,身子越来越往后倒,终于撑不住要倒下去的时候,一双有力的手稳住他的双肩,萧景琰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刚醒时语气里的刚硬冷淡全化成了无奈和温柔:“怎么了,这么怕我?” 

 
 
 

        他知道小殊现在远在琅琊山隐居调养,他也知道即使有人和小殊长得一模一样也不可能是他,可是萧景琰忍不住,他做不到向以为已经失去了的人横眉冷对。他把小殊当做梅长苏时是怎样误解他伤害他的,萧景琰忘不了,所以即使这无法补救,可是到底还是让他做点什么,求一点心安也罢。

 
 
 

         “我我我……”林禹的脑袋里转了回路十八弯,总算想出来一个妥当的答话“明大侠,你不记得我了?我是林禹,双木林,禹……”他伸出手指在地上写了一遍,萧景琰看去,分明和小时候祁王兄带着他摹过的他名字中的那个禹字分毫不差。这两个字哪一个不是萧景琰的逆鳞软肋,不过姓名中再简单不过的两个字,却总能勾起悲凉欢喜的万千过往,和铁血豪情少年意气的前尘旧梦。 

 
 
 

        萧景琰第一个反应是林殊到底知道了,大渝来犯,朝纲百废待兴,却难得一个可堪大用的领军之将,他思虑再三决定挂帅亲征,走前令庭生代朝,母妃垂帘,沈追辅佐,自己带着战英新整饬不过月余的赤焰军奔赴前线。林殊走时他便和黎刚甄平说过除非他来信,否则不要轻易让林殊听到外界传闻,领军出征前更是再三吩咐过没有他的命令谁也不能去打扰林殊。可是饶是如此严防死守,这心思玲珑的男人难道还是知道了,还故意派了一个和他十足相像的少年来和他玩闹。想到这里萧景琰的笑意更深。 

 
 
 

        林禹看他笑,有点怔忪。这和他这一周来看的明桓有点不太一样。明桓是儒侠,儒雅到冷淡,对周遭的人事物很少上心,不然他也不会任凭中原武林的尊严尽折在番邦人手中却拒绝出手,番邦十八部的狼王放话如果明桓能在草原最水草丰美的地方打赢大败整个中原武林的赫律协,他便十年内不对中原宣兵。一蹶不振的中原武林和惧怕蛮族铁骑惶惶不可终日的中原十国把所有的希望压在了明桓身上,可他拒绝了,郊外破落的小酒馆里,他被江湖人和朝廷官围了里外三层,人们威逼利诱或好话说尽,他只是击节而歌,饮酒封剑,以示退隐。林禹仗着年少一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热忱,跟了他一周,没见过他不耐烦,没见过他暴怒,也没见过他笑。明桓只是冷静到极致的游玩观赏,五年前初出茅庐仗剑直上逍遥峰,大败魔头瞿况的狷狂傲气,在他身上不见半分踪影。 

 
 
 

        可是这刚醒过来的明桓,他受惊、尴尬、失神,还 会对着他笑。眼里有了光和笑意神采,还有了千军之中夺人首级的杀伐霸气。

 
 
 

        林禹有点恍惚,可还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道:“还请明大侠应战赫律协,为中原留十年残喘之机!” 

 
 
 

        萧景琰手下用力,阻止了少年想要拜下去的身体,皱眉道:“赫律协是谁?”

评论 ( 8 )
热度 ( 30 )

© 蒙塔朗贝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