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大哥——Valentine‘s Day

    1943年2月15日一早,明楼从宿醉中醒过来。房间不临街,作为一个下达过刺杀命令,也亲自执行过刺杀任务的人,他太明白什么样的房间最安全,酒店的隔音很好,所以虽然床头上的表显示已经8:20了,房间里却依然静谧得如同深夜。

  昨天是情人节,国内的人大多数还不知道这个国外的洋节日,然而明楼在巴黎的笙歌弦曲中浸淫了那么久,却好歹是知道这个的。明长官偶尔也有一些黑色幽默,于是制定行动计划的时候很贴心的应了个景——

  行动代号:红玫瑰。

  参与人员:香港地下党小组,明楼,明诚。

  行动开始时间:1943年2月14日。

  行动目标:从日本陆军中将藤井俊助处获取第三战区的日军作战计划。

  红玫瑰,鲜艳夺目,然而娇嫩花瓣之下藏着的,是尖锐的利刺。

  故而,此次行动实质上的作战计划,叫做色诱。

  藤井俊助为人很谨慎,作战计划几乎日夜不离手。他的副官是个女人,酒井樱。美,美得不可方物,也狠,狠得让男人偶尔也自叹弗如。

     然而这样的女子借着美貌和自以为是的大日本帝国的身份优越感,成为了藤井俊助身边最大的漏洞。

——————————————

1943年2月14日,上午7:30。

    明楼走进阿诚的房间,阿诚坐在沙发上出身,旁边的小矮茶几上放着一本书和一个白瓷瓶,白瓷花瓶里鲜红的玫瑰很扎眼,颜色跟女人鲜红的唇一样,窗户开着,微风吹过来花朵一抖一抖,好像是什么人的唇堪堪就要吻到阿城的嘴上去一样。

     香港地下党小组的人明楼毕竟不熟悉,这种高度紧张的任务他不敢假以人手,所以只能安排前期蹲点准备和行动中外围接应的工作,又考虑到自己的身份问题,所以最后出手的,依旧还只能是阿诚。

     阿诚身上的伤虽然成了陈年旧伤,可明楼心里的担忧却历久弥新。

      明楼伸手碰了碰那朵玫瑰花,却又一下子不太知道怎么开口。其实每一次任务之前他都会面对这样的困境——他怕,但是他不能说“阿诚,大哥找别人替你去。”这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是上海地下党小组的组长,四万万同胞在水深火热之中,期待着解放,他肩上背着的,早已不是几个人的性命那样简单,更何况,对他们这样的战士来说,最好的尊重是死得其所。可是有时候他又想尝尝,像方孟敖那样,只是为了爱的家人不顾一切地感觉,又是多么纯粹诱人?

    这样多的心思电光火石之间在他心中兜兜转转,最后也只化为一声长叹:“还是那句话……”

  “注意安全!”阿诚随着他一起说了出来,随即笑道:“大哥,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1943年2月14日,晚上5:30。

    阿诚确实不是小孩子了,更不再是那个跟在他身后怯生生小心翼翼的少年,明楼第一次不是站在阿诚的身前,而是站在他的身侧——这才看得清清楚楚——他的阿诚,他的小男孩,已经是一个完整而又迷人的成年男人了。

  “小姐,情人节能不能送你一枝红玫瑰做礼物?”舞厅迷离的灯光旋转的照在在阿诚的脸上。明楼远远地看着,莫名想起来以前看过的阮籍的一首诗,有几句是形容男子英俊的好相貌的——夭夭桃李花,灼灼有辉光。悦怿若九春,罄折似秋霜。流盼发姿媚,言笑吐芬芳。仔细想来,竟像在说阿诚一样。

  酒井樱一笑,问:“为何要送我一朵红玫瑰?”

  阿诚扯谎一流,然而说到男女情爱却有些轻微的羞赧,他下意识的飞快瞟了明楼一眼,然后笑得越发温存迷人:“因为红玫瑰的花语是——”

  “我爱你。”

  酒井樱早已沉沦在阿诚能溺毙人的温柔眸光中,竟情不自禁的随着阿诚脱口而出,阿诚看她脸上一红,知道任务成功了一半。

    他展颜一笑,展现出百分之百的成熟男性的魅力,刀削斧凿一般的俊逸面容,配上玉树临风的高挑身材,仿佛一架荷尔蒙全开的战斗机。

    明楼的心里突然有些不是滋味,五味杂陈,莫过于此。

    

1943年2月14日,晚上6:50。

  “大哥?”明楼听见身后有人叫他,回头一看,明台正举着菜单冲他笑,他看左右没什么不对,才走过去,问:“你们怎么来香港了?”

  明台指了指于曼丽:“曼丽前些日子身体不好,正好组织上也没什么任务,我想着带她出来散散心,上次我去法国找你和阿诚哥的时候,不是正好赶上情人节嘛,咱也过一回洋节玩儿玩儿。上次你和阿诚哥开的那瓶酒......诶对了,阿诚哥呢?怎么就你一个人?”

  明楼想着阿诚在楼上也和一个女人一起卿卿我我的,虽然是虚情假意,可心里头还是莫名的不舒服,又看着明台在自己面前秀恩爱,恨得牙痒痒,想:小兔崽子。

  明台“你怎么一个人”这句话一问出来,明楼要把自己的牙咬碎了,紧接着想:哪壶不开提哪壶,扒了你的皮。

  曼丽看明楼神色不对,忙拉了拉明台,笑道:“明台你管那么多干什么,阿诚哥肯定是有正事儿忙呗,你以为都像你啊,动不动就招猫逗狗的。”

  明楼在明台的喊冤声中把咬碎的牙咽回了肚子里,又想: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于是坐在明台旁边,幽幽地承认:“阿诚的确是在招猫逗狗。”又像是不甘心似的补了一句“不过是任务。”

  “哦……”明台意味深长的答了一声,笑嘻嘻的接着问:“那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吃点等阿诚哥?”

  “不用。”明长官很有气节的理了理自己的领带,心里的小算盘拨得噼啪乱响:“一会儿我请你阿诚哥吃饭。”

  “哦~~”明台还没结束自己的揶揄,阿诚就下来了,满脸笑意,还有如今在明楼眼中再也忽视不掉的成熟的魅力。

    阿诚一眼就看到明楼在等他,眼中光彩愈发夺人眼球,他走到明楼身边,低声道:“大哥,到手了。”

  “走。”明楼把小相机塞进自己包里,还没等阿诚问一句明台怎么来了,道:“大哥今天请你吃顿饭,给你补个情人节。”

  “啊?”阿诚听了愣了一下,不好意思的笑道:“大哥,咱们两个大男人,过什么情人节?”

  明楼也没犹豫,围上围巾推门就走,阿诚看他风风火火的这才赶紧提步追了上去,在后面听明楼说:“你记得我在巴黎给你讲过情人节的典故吧?”

  明楼知道阿诚肯定记得,没等他回答——也不敢等他回答——明长官第一次撒谎撒的这么紧张,觉得自己漏洞百出——“瓦伦丁为了掩护基督教的其他殉道者才会被抓,他的死是光荣的为信仰献身,坚持信仰不畏牺牲,我们是为了纪念他的这种精神。”

  阿诚自然听出来明楼有些紧张,他也知道明楼为什么会紧张——明楼显然是把情人节的由来故事断章取义,生硬的附和出了“为信仰献身”这么一出儿,但意外的是——

  他不想揭穿他。

  阿诚嘴角弯了弯,等明楼说完,笑道:“大哥说的有道理。”

  “那大哥,情人节能不能送我一枝红玫瑰做礼物?”

 ——————————————————

p.s.两个日本人的角色名字均为虚构~~~酒井樱同学上钩的可能太快太简单了一些但是……鉴于本宝宝只是想让大哥吃个醋然后让阿诚帅一把以及宝宝的智商问题【嘤其实这个才是根本原因】 so各位看个乐呵就好 还有在正文里表示过不会让明楼和阿诚之间的关系变成明确的恋爱关系 也不会让任何一方带有女性化的特点 这个番外......可能是最近看其他大大的文被征服了 所以会有一些暧昧的地方 

p.p.s.原本想昨天同步来着然而由于拖延症……

p.p.p.s.情人节由来:据说瓦伦丁是最早的基督徒之一,那个时代做一名基督徒意味着危险和死亡。为掩护其他殉教者,瓦沦丁被抓住,投入了监牢。在那里他治愈了典狱长女儿失明的双眼。当暴君听到这一奇迹时,他感到非常害怕,于是将瓦沦丁斩首示众。据传说,在行刑的那一天早晨,瓦沦丁给典狱长的女儿写了一封情意绵绵的告别信,落款是:From your Valentine(寄自你的瓦伦丁)。当天,盲女在他墓前种了一棵开红花的杏树,以寄托自己的情思,这一天就是2月14日。自此以后,基督教便把2月14日定为情人节。


评论 ( 4 )
热度 ( 31 )

© 蒙塔朗贝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