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衍生】【蔺靖】赤血长殷 (3)

改了又改 然后我还是站了蔺靖hhhhhh 基调应该和【大哥】一样 不上肉 不谈情 只是想把缺失的那一部分景琰 自己藏起了满身伤痕的景琰 不再让他自己承担一切 许久没更 附上前两篇链接 便于观看~~~

 
 
 

赤血长殷(1)  

 
 
 

 赤血长殷(2)

 
 
 

————————————————————————

 
 
 

       林禹听他这样说,平白生出一丝峰顶凌云的豪气。侠者,为国亦为民。以前行走江湖仗剑行侠、惩强扶弱的事情他做过,却总逃不过市井之间。父亲也常教育他说学武之人应有侠肝义胆,为天下人不敢为之正义,行天下人不敢行之恩仇。直到今天,他才感到自己一身武艺,也终于有了为国的这一天。

 
 
 

       而眼前这个人,林禹看他的嘴有些干,道:“明大侠,我出去弄点水来给你。”走到洞口,洞外草原正顺着春风长出一片苍苍茫茫的绿色,一望无际。风吹草低,映出天涯尽头一轮橙红的夕阳,风声在洞口凄厉呼啸,整个世界苍茫如斯,寂静如斯。这小少年第一次感觉到了“天下”的重担。他感到身上一暖,萧景琰也走了出来,把他的外袍重新给他披上,又替他拢了拢领子,道:“我伤口还有些不便,今天先劳烦你了。”

 
 
 

       林禹看他扭过头去,黑色眼瞳中映出如勃勃火光的夕阳,明明脸色因为伤痛还有些发白,可这长身玉立的男子整个人却透出无法言明的锐气,如同被严厉风霜累世火焰打造过的一把绝世好剑,收于鞘中时遗世独立,甫一出鞘便是斩断九州烽火的一往直前。

 
 
 

       他像没了魂一般,低声说道:“明大侠,几日前我几乎都要放弃,我以为父亲和我所说侠义,不过是镜中水月,痴人说梦。乱世烽火骤,人人自保不暇,又怎么会有人舍身救天下苍生呢?然而今日一见,原来天下侠义公道,并非我辈痴心妄想。明大侠,当真当得起‘侠’之一字。”说罢展颜一笑,像是有点羞涩。运起轻功飞也似的走了。

 
 
 

       萧景琰怔了一怔,“侠”这一字,他从未想过。他是皇子,平疆拓土,攘外安内,说白了是他的职责,是他尊享第一家族的荣誉时,同时亦必须承担的责任。他长年征战沙场,不像誉王一般仗势欺人媚上欺下,不像献王一般酒池肉林勾心斗角,凭的是骨子里的清正,和性格里天生的仁德——

 
 
 

       他回到洞中,见青草铺成的床席旁边放着一把剑,拔剑出鞘,寒光四溢,含着无可匹敌的锐气,剑气和景琰自身竟产生了应和——他抛却锦衣玉食,戎马倥偬,是因为事有是非黑白,他不愿为了讨好天子而失了天下公道正义,寒了七万忠骨之心;是因为朝堂之上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为他所不屑;更是因为一片守我山河盛世的豪情锐气,泱泱大梁,岂是番邦宵小有资格觊觎的?然而他虽然换了身体,记忆却全然是自己的。他虽少年勤奋学武,然而学的是行军打仗、斩将夺帅的武功:稳、准、狠,却到底是比不上武林之中那些练习过绝世武功的人,比如飞流。便单说轻功,即使伤好,他可能尚不如林禹这个少年人。

 
 
 

       萧景琰手指抚过剑脊,劲风入洞,薄如蝉翼的剑发出啸声。这和他心心相和的绝世好剑如同在问他:拔剑无悔,即便明白难以得胜,战败便要身死,仍要搅进这拨动天下风云的一池浑水之中吗?

 
 
 

       他挽了个剑花,一双眼睛亮得吓人。

 
 
 

       ——以身死国,侠者为之。

 
 
 

       如荆轲刺秦,易水之上慷慨悲歌,既知是九死一生,却头也不回地驱车赴秦。

 
 
 

       他不是大侠,自问也没有江湖儿女的侠肝义胆。不过是求自己的一个心安。

 
 
 

       萧景琰的眼睛越来越亮,却突然听到耳边一个声音道:“哎呀,来晚了一步。看来只能陪你这个呆子在这里把事情了结之后才能回去了。”

 
 
 

       萧景琰神色一厉,回身,剑锋直指声音来源,问道:“谁?”

 
 
 

       只见旁边的小石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落了一只雪白的鸽子,通红的鸟喙一张一合,发出来的却是人声。

 
 
 

     “我是蔺晨,琅琊阁阁主。舟山一战,你重伤坠马,命大获救,但是一直在昏迷。阴差阳错的来到了大梁几百年前的这方世界。本来想把你带回去的,你倒好,不过两个时辰的时间,就把自己卖了。没想到,你金枝玉叶皇孙贵胄,却竟还有这样的侠气。”

 
 
 

       萧景琰是听过蔺晨的名号的,赶忙问道:“战事如何了?”

 
 
 

       蔺晨答道:“你坠马之后,左翼援军即到,列战英是个人才,拼命护住了你,还能指挥者援军把大渝的队伍给冲散了。你们两支军队本都是强弩之末,主将坠马,赤焰士气不散,可大渝却因左翼援军的出现一下人心惶惶,故不战而败,戚猛率人乘胜追击,战果斐然,大渝此次损兵折将,你昏迷的消息也严密封锁,短时间内应该是不必太过担心了。”

 
 
 

       萧景琰闻言点点头:“战英是一把越磨越亮的好剑,你若能和他沟通,劳烦告诉他,赤焰乃他亲自整饬,他为人又稳重机敏,我很放心,我当尽快了结此间之事,叫他不要太过忧心,全力备战即可。”听到蔺晨答应,萧景琰的心总算微微定了下来,还想再问问他林殊如何,朝堂如何,林禹却回来了。他思索着怕林禹吓着,便没有再问。这才想起来蔺晨说他颇有侠气一句,只是像是自言自语一般,笑道:“我哪里当得起‘侠’之一字,不过求自己的问心无愧罢了。”

 
 
 

       林禹和蔺晨听了俱是一愣,他俩都是江湖中人,最讲道义侠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侠者为之,惩强扶弱劫富济贫是侠者为之,明辨是非伸张正义是侠者为之,他二人行事,大多是按照这些条条框框来的,却忘记侠者本心,应该是如此简单纯粹的。

 
 
 

       长苏啊长苏,你没看错他,却还是小看了他,蔺晨想到。他与萧景琰从未谋面,只是一直听梅长苏唠叨,今日虽然相见在这样的境地,他二人均真身未见,却还是随即对萧景琰生出一股好感来。

 
 
 


评论 ( 2 )
热度 ( 17 )

© 蒙塔朗贝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