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大哥——Valentine‘s Day

    1943年2月15日一早,明楼从宿醉中醒过来。房间不临街,作为一个下达过刺杀命令,也亲自执行过刺杀任务的人,他太明白什么样的房间最安全,酒店的隔音很好,所以虽然床头上的表显示已经8:20了,房间里却依然静谧得如同深夜。

  昨天是情人节,国内的人大多数还不知道这个国外的洋节日,然而明楼在巴黎的笙歌弦曲中浸淫了那么久,却好歹是知道这个的。明长官偶尔也有一些黑色幽默,于是制定行动计划的时候很贴心的应了个景——

  行动代号:红玫瑰。

  参与人员:香港地下党小组,明楼,明诚。

  行动开始时间:1943年2月14日。

  行动目标:从日本陆军中将藤井...

2016-02-15

【楼诚】大哥——关门歇业啦

 【飞鸿印雪】结束的时候说过 如果有感觉的话过年倒数第十天会开始更番外  如果没有感觉不打算更了 我觉得也和大家说一声比较好 虽然说【十日谈】这个名字我都想好了 可是。。现在正式通告来啦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大哥】的连载至此结束  【大哥】在一些节日或许会临时一更这样的 【赤血长殷】应该会开始不定时更新 有喜欢的朋友的话 欢迎继续关注 嗯 为了【大哥】关注我的朋友们 也谢谢喜爱 很幸运我们因为这样独一无二的一部剧 ...

2016-01-28

【楼诚】大哥——飞鸿印雪(9)

    明楼受伤之后行动也不方便,方步亭因此嘱咐明楼每天吃饭在房间里就好,不用专门下楼来吃,明楼恭敬不如从命,过上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生活,天天在阿诚的房间里坐着,最初几天阿诚还受伤昏睡着,他在一旁的沙发上看看报纸读读书,方孟敖给阿诚换药的时候在一旁不动声色地别扭一下,倒是过出来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偶尔方步亭闲下来了,上来和他下下棋,谈论一下经济形势政策,方步亭不在的时候,有时候谢培东也来陪陪他,谢培东和方步亭倒是不一样的类型,每天拉着明楼聊些熬汤做菜的事儿,要不是明楼身上有伤就差把他拉到厨房在一边颠勺...

2016-01-25

【楼诚】大哥——飞鸿印雪(8)

 当断,则断。

 明楼咬咬牙,拿出了在新政府发号施令的架势:“明诚!这是命令。我需要你执行它!”明楼的两颊咬得很紧,看得出来是在和自己较劲。

 方孟敖感觉自己手掌下的身体瞬间僵硬了一下,他以为是阿诚抵触明楼这样叫他,赶忙弯下腰把阿诚抱住:“放松,别绷着,小心把伤口给绷开了。”

 明楼听了,知道是日本人的催眠还有遗留,霎时一张脸上血色褪尽,责怪自己太不当心。他走过去,轻声道:“我可以……”

 方孟敖直起身来,往后退了一步。

 明楼在床边坐下,右手握住阿诚的右手,左手揽住阿诚的脖颈,声音还有点哑,还有点后怕似的微抖。说:“看着我。阿诚。”

 ...

2016-01-18

【楼诚】大哥——我是补满了血槽重新披挂上阵的告示

是的我又回来了……我私心认为是有人在等着我的😘😘

2016-01-17

【楼诚】大哥——我是挂着羊头卖狗肉的请假条

周一考试 故本周末停更一次~木嘛!
以及 我站了三飞的邪教( ˃᷄˶˶̫˶˂᷅ )

2016-01-02

【大哥】跨年小红包

    “194……”眼看着阿诚的笔势是要写个4,明楼忙过去握住他的右手,微一用力,阿诚在他的引导下松了自己的力气,顺势写了个漂亮“5”。



     阿诚微微一笑:“嗨,真是习惯了。”说罢扭头看了一眼表,“才刚过两分钟,大哥是不是盼这天盼了了好久啦?”



    明楼松开他的手,站直身子抿嘴一笑,欢喜之意难得侵染到他眼眸深处:“那是,约好了今年元旦和大姐明台在南京见面,不能不惦记着。”...




2016-01-01

【楼诚】大哥——飞鸿印雪 (7)

    阿诚是个操心的命。刚醒来就硬是让明楼和方孟敖把衣服掀起来,把他俩身上的伤都检查了一遍。看着两个人的伤,心疼得要命。正好刚醒过来还有些虚,差点儿觉得一口气背过去。明楼和方孟敖俩人劝了又劝,总算是平复下来。


    医生出去把阿诚醒了的消息告诉了方步亭他们,不一会儿木兰就端着水端着药进来了,走在路上的时候眼圈就红了,没敢抬头,没看见她英明神武的大哥往裤子里塞衣角的尴尬样儿。


    她喂阿诚喝了药,中药,熬着的时候她在二楼都能闻到药的苦味儿,从裙子兜里掏出来一...

2015-12-28

【楼诚】大哥——飞鸿印雪(6)

话音刚落,明楼便回绝了:“不可能。”三个字短、硬,倒有点像从方孟敖嘴里说出来的话了——不近人情不容回绝不留余地,可是紧接着,方孟敖看见明楼闭上了眼睛,他知道了。明楼在逃避。方孟敖说的,明楼不是没有考虑过。

这答案快得仿佛被问过一样。

除了方家人和明楼自己,没有人有资格问他这个问题。只能是明楼,在每一场惊险的腥风血雨过后,他自己问自己——阿诚真的可以继续在他身边吗?把阿诚留在身边,真的是对他好吗?然而不让阿诚留在他身边,又是真的对他好吗?

古人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明楼从来不自大,可是他懂阿诚。他就是阿诚做鬼也愿意守住的那株牡丹花。

别人唾弃他自私也好,嘲笑他自大也罢。他们可以不懂阿诚...

2015-12-21

【楼诚】大哥——飞鸿印雪(5)

眼见就要穿过路口会和,阿诚突然看见亮晶晶的一点在明楼心口处晃荡,冷风仿佛穿过衣服的缝隙吹到了骨子里,阿诚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多年锻炼和警觉养成的良好身体素质为他提供了绝好的爆发力,木兰只觉得身边一阵空荡荡的冷风,下一秒就只看到阿诚衣角带风向明楼跑去,她似乎都依稀听到了大衣在风中抖出的猎猎风声。那消瘦孤绝的背影仿佛带着势不可挡的力量。阿诚从阴影跃到阳光下的那一个瞬间,木兰感觉自己看到了一只即将要消失在阳光下的蝶,身材单薄,却蕴了向死而生的雷霆之势。

他挡在明楼身前,明明瘦削,却不知为什么能将明楼挡了个严实。他张臂护住明楼,阿诚的气息随着不可缓冲的力量撞进明楼的怀里和鼻腔中的那一瞬间,血柱从他...

2015-12-14
1 / 5

© 蒙塔朗贝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