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大哥——飞鸿印雪(4)

       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明楼和方步亭一同出发去参加会议。阿诚左边挎着自己的大衣,右边挎着明楼的大衣,走到门口递给他的时候,明楼却拿了阿诚的大衣挂在衣架上,看阿诚的两只大眼睛又瞪圆了,明楼边戴手套边说:“你大哥耳朵好使得很,感冒了就在家里呆着,别出去了。”早饭的时候他就听出来阿诚的鼻音,鲜红的鞭痕在他眼前闪来闪去:估计在上海也是这么睡的,大冬天的不盖好被子,哪有不感冒的道理,重重思虑饭吃的心不在焉。




       阿诚哪里放心他一个人出去,伸手想拿衣服的时候,又被拦下了——是方步亭:“听话,不舒服就留在家里好好休息。有我陪着,不会有事的。”




       明楼难得一副有人给自己撑腰的得意样儿,冲他眨巴眨巴眼睛,嘴唇抿出一个微微的弧度,趁着方步亭转身穿衣服的时候,做口型学了方步亭的样子,无声无息的对阿诚道:“听、话。”




       竟是难得一副少年跳脱的样子。




       明楼是明家的脊梁,就算明镜再独当一面,可主心骨到底是明楼。明楼没垮,明镜才也撑着一口气没垮。明楼自律持重,明镜才能稳下心神在商场运筹帷幄。




       明家终究不是靠着明镜一人挺下来的。为此,明楼舍了飞扬的心性和年少的轻狂,仿佛缺失了一段人生,在巴黎多少个夜晚,明楼踏雪而归,阿诚在家准备好了晚饭,他在学校有不顺利的课,总是在餐桌上抱怨几句,明楼不过大他三岁,也在上学,可是也不安慰他,不过调笑他几句,说学习那点小事哪里算得上是什么烦恼,事不遂意常八九,让他不要给自己找借口。语气像个小老头似的,阿诚每每思及就觉得心疼。




       于是他撇嘴笑着瞪了明楼一眼,还是放下了要去拿大衣的手。




       明楼和方步亭走了以后,阿诚陪着谢培东坐在沙发上听了一会儿戏,谢木兰才起来。小女孩扎了俏皮的双马尾,裹得像个小团子,坐在沙发扶手上,胳膊挽起来阿诚的胳膊,对谢培东道:“爸,我想带小哥去看看我们学校。小哥好不容易来一趟,不能让他在家窝着,都该长毛了。”




       谢培东轻斥:“胡闹,你小哥感冒了,你不让他好好歇歇,拉他出去吹冷风干什么!”谢木兰的心思谢培东太清楚了。他跟着方步亭,政治商场里的波云诡谲他都能看清,更何况谢木兰一个小女孩的心思呢。




       阿诚自然也看懂了,木兰这是在和他套亲近呢。一个接受良好教育的小女孩,是在向她未曾谋面的小哥邀功呢:看,我用心学习,聪明伶俐,小哥是不是该要疼我了?




       阿诚记得小时候明台也爱耍这个把戏。过年的时候,把他满分的卷子拿给大姐和大哥看,出门的时候把他自己做的小东西拿给大姐显摆,不外乎是为了多拿点压岁钱和零花钱,让大姐和大哥多夸他几句,让这个小孩子觉得自己是全家宠着的小小骄傲。




       他呢,早熟安静,每次明台贱兮兮地邀功的时候,他在旁边安安静静地给大哥削苹果。一开始不熟练,偶尔割了手,阴差阳错的就能抢了明台的风头,气得明台在旁边又是跺脚又是瞪眼的,可是又不能明白说出来,在一边气哼哼的噘着嘴拿白眼瞟他,像个小无赖。




       那一幕幕活灵活现的在阿诚眼前铺展开来,他看向木兰的眼神里多了不知道多少温柔,家里比他小的只有明台,偏偏从小是个大闹天宫的,管教他的时候比宠他的时候多,可是有了一个木兰,他总算感到了为人兄长的一番柔情。




       阿诚伸手摸了摸木兰的脑袋,她个子小,即使坐在沙发扶手上也没比他高多少,伸手刚刚能碰到她的头顶。他转头对谢培东笑道:“姑父,一个小感冒,不用太担心。我身体好着呢。好不容易来一次重庆,呆在家里太亏了,难得木兰愿意冒着冷风带我出去转转,我们去一趟他们学校就回来。正好我有几个拿手菜,回来的路上去买点菜,回家做给您和爸尝尝。”




       木兰一听阿诚要做饭,更高兴了,拍着手笑得嘴都合不拢了:“好呀好呀,小哥不知道菜场在哪,我能领着他去。”




       谢木兰平时在这家里也活泼不起来,一家子看惯人世沧桑的人,谁能陪着她一起疯?好朋友何孝钰还是个喜静沉稳的姑娘,谢培东想着这孩子也是难得看见一个愿意迁就着她和她一起闹的,更何况阿诚都这样说了,便点了点头,叮嘱了一句早点回家。




       谢培东话音刚落,谢木兰就拉着阿诚跑到门口穿衣服去了。




       谢木兰虽然活泼,但是也是个听话的孩子,真的领着阿诚去校园里逛了一圈。很冷的天气,校园里还有几对小情侣在一起卿卿我我,阿诚看过去,依稀竟看到了早年明楼和汪曼春的影子。少不更事,天真烂漫,全身心的依靠和信赖。好像着了魔似的,阿诚想起来明楼刚从香港回来,去找汪曼春的时候,两个人手挽手在前面走着,他在后面开着车默默跟着,虽然知道这你侬我侬不过是逢场作戏,阿诚此时的心里还是莫名哽了一下。好在思绪很快就被身边叽叽喳喳的木兰吸引走了。




       回家的路上,木兰求着他给自己买了一双粉色的手套,她戴着高兴,在街上蹦蹦跳跳的,没留神身后一辆车几乎擦着身子就开过来了。阿诚反应快,急忙拉了她一把,木兰顺着力道就被他护在了怀里。好巧不巧,对面明楼正好和方步亭走出饭店,明楼脚下一顿,定定的站在台阶上,微昂着头看着阿诚和木兰,眸色里掺杂了含混不明的感情,一旁的方步亭也站住脚步,露出了笑容,他侧头对明楼道:“孟韦也不小了。我看他不是个主动的孩子,我的几个好友女儿也和他差不多岁数了,要不趁着这几天叫来聚一聚?”




       明楼扭头看他一眼,微微一笑,看不出是赞同还是抗拒,低头掸了掸大衣前襟,说:“看他吧。这孩子可有主意了,从小到大也没勉强他干过什么事儿。自己的事儿都是让他自己做主。”唯独一次他替阿诚做主,就是让桂姨回来,可后果他却丁点儿都承受不起。




       阿诚把木兰放开,一抬头也看到了明楼和方步亭,阳光正好,照得明楼眼底的晦暗不明清楚地被阿诚看到。他想起来自己在校园里心头哽的一口气,好像暗地里扳回一城的感觉,阳光底下他笑了一下,有点像耍起无赖的明台。




       明楼见他笑,也不自觉地笑了一下,感觉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来到重庆他和阿诚都轻松了许多。



评论 ( 5 )
热度 ( 79 )

© 蒙塔朗贝尔 | Powered by LOFTER